蓝湾

想学画画呜呜呜
专吃黑塔冷门组
三分钟热度系列
楚留香可能回来

【双暗】樟砚小甜饼

#师兄和师弟的日常甜饼
#青砚师兄&叶樟师弟的搂搂抱抱(?)
#水一发更新,因为再不更新,师兄真的要生气了…
# @绿侗 我错了………

砚:我想把叶樟刻在心里,永远也忘不掉
砚:就算白骨成沙,也忘不掉
樟:……(愣住)嗯,我也是,永远都不会忘掉师兄的
樟:不会忘的
砚:恩
樟:(抱着)我也不会撒手的
砚:(脸红)
樟:永不
樟:…………会让师兄走的,会祝福师兄,但并不会祝福你们
樟:会想办法抢回来的
砚:噗~
砚:师兄不会走的
砚:那要是有人把我抢走了呢~?
樟:…杀了他
樟:我自己不行的话我可以叫别人
砚:……
砚:恩
樟:(抱住)师兄不要想其他的了,你就是我的,谁都抢不走
砚:恩~

【楚留香手游/少林x云梦】桃花可知我情?

#意念艾特wuli贝原,说好的少云!
#写文新手
#小天使们求给个小蓝手~?(跪)

淡淡桃花香,逐渐变暖的春天,钟声响起,眼前的景色与记忆开始开始重叠。

那位少林大师今天不知已是第几次来到了芳菲林那棵桃花树下。“师傅,明年此时,此地再见,”清脆的女声再次在大师的脑海中响起。
“……”虽然脸上看不出任何情绪,但大师的眼中已经开始暗沉,他从没有这么期待一个人出现过,他想再看一次那位女子的身影,想再一次跟她说话。“暮绮……”

“请问这位大师,茶馆怎么走?”当时正在林间小憩的大师偶然遇见了她,那个他将来夜思梦想的云梦弟子。他抬起头,略微刺眼的阳光迫使他眯了眯眼,那位云梦弟子好心的帮他挡了挡阳光。阳光勾勒出了她柔弱的身影,让人禁不住想保护她。

大师沉默不语,用手指了指北面。“嗯?谢谢大师”
那是第一次,他们的见面。

而他们的第二次见面,竟是在监狱。暮绮被奸人诬陷判罪,而正巧那位大师来看他朋友。“啊,大师!”刚踏入江湖的她,没什么朋友,所以萍水相逢的他,就是她最后的希望。
“……?”大师听到了耳熟的声音,四下张望,看到了蜷缩在火堆旁的她。“叫我?”
“对啊!大师,我初入江湖没什么朋友,我被人诬陷了,能不能帮我出去?”暮绮坐在火堆旁,显得她是如此的瘦弱。

“救他呗,反正我也快出去了”大师的朋友,那个华山悄悄的说到“而且你看她多可爱~给个人情呗!”他边说着边用手肘捅了捅大师的肚子。“……”大师看了看火堆旁的暮绮,她正百无聊赖的玩着身下的草垫子,云梦弟子每个人专属的灯笼被她扔在一边。“哎……”大师叹了口气,跟他的朋友说“你快出来了吧?一起帮她吧”

“哟?!太阳打西边出来了?插手别人的事了?我说你啊,不会真的看上她了吧”华山坏坏的笑了笑,一脸快你有什么八卦都说出来的样子。
“……没有,看她这么可怜帮她一把罢了”
“……嘁,真假啊,还真是顽固不化的秃驴。快了,等我一炷香”华山一摆手,白了他一眼,他没看到的是,大师的眼神一瞬柔和了。

暮绮坐在那里发呆,心里正在计划着出去之后怎么规划自己的将来,她要变强,不能再这样被人诬陷,也不想让身边的人受到伤害。正想着,突然狱卒一声大喊吓得她一个激灵“柳暮绮!有人来探监!”

“不会是大师吧!”她开心的想着,跟着狱卒走到了一个小房子,看着栏杆外打斗的大师,暮绮突然心里一暖。不一会儿门开了,“走吧,送你出去。”可刚一迈脚,暮绮才发现在监狱已经被冻得腿不听使唤,一不小心,腿一软往前倒了下去。
“喂?!”站在门口的大师一惊,一个箭步冲了上去,及时扶住了倒下的暮绮,“你身上好凉,还走的动么?”大师轻柔的问着,怀里的暮绮在他看来真的,太弱小了不堪一击。冻得瑟瑟发抖的她不甘地摇了摇头,“对不起,我……”话还没说完,大师就把她横腰抱起,“嗯?!大师你?”
“不然太慢了,走吧”
身旁的华山偷偷笑了笑,自言自语到“傻,明明都这么在意了”

暮绮靠着大师的怀里,宽厚的臂膀让她内心一动,如果他能收我为徒……“如果能收我为徒,就好了……”她不经意的,说出了口
“………好啊”
刚说出口的一瞬间,暮绮自己都惊了,但是听到大师不假思索的回答更吓到了,“大师你说什么?我我我,我瞎说的!大师别……”
“我说好,”大师打断了暮绮的话“我看你什么都不会,再这样很容易再被骗,回头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暮绮看着大师的脸,监狱里,昏黄的光勾出了他挺直的鼻梁,竟是如此帅气的一张脸啊。大师觉查到了暮绮的视线,不动声色的避开了眼神,不争气的,脸红了。
“那大师…不对,现在应该叫,师父…”
“……”
“师父~?”
“……嗯”

两年时光很快过去,这师徒二人的生活越来越美好,今天一起练功,明天一起去看花,有时去金陵买个果子,有时去暗香买个香囊。直到有一天,暮绮收到了一个掌门给她的任务“你的修为快到瓶颈了,去东海那边突破一下吧”
她本是不想去的,她现在,发现了自己对她师傅的感情,和尚又怎么样,我就是喜欢他。可他师傅不是这么想的“你去吧,不是想变强么”
“可是!……”
“……”大师沉默不语,冷冷的目光盯着她,她知道,师傅是不在意她的,他只是把自己当成一个徒弟罢了。
“好……”

暮绮不知道,她走的那一夜,大师破了戒,不醉不归。

未时三刻,大师看了看天色,本觉得她不再会出现了,他突然后悔当时没有留下她,后悔没有及时告诉她他的感情。他转过了身,刚想离开,“师父”
大师听声,惊讶的转过身。夕阳下,暮绮的身影印在了大师的眼中,此时此刻,记忆重叠,感情却越发的醇厚。
“暮绮…”
“嗯~我回来了师父”

【双暗】养了一只小狼崽怎么办?

#小学生文笔
#牧狼曲太热了还是冬天穿着好

木章再一次接到了任务。他现在也算是在江湖上小有名气,许多人无法报仇的都给他送来刺杀任务。
“明明是个义士,接到的单子怎么和那些暗影一样。”石见不满的说。其实他就是不想让木章离开,好不容易才重新有个安定的生活。
“没办法啊师兄,以杀止杀,以血止血。他们没办法复仇的,我们来帮他们。”

石见默默地看着木章收拾行李,突然灵机一动:“我陪你去,给你做饭吧。”
“哈??”木章瞪大了眼睛,“师兄你说啥?”
“啧,听不懂人话?我说我陪你去。”

石见敲了敲木章的脑袋,看木章一副一脸不可思议的样子“怎么?不想我陪你?”
“不不不!哪有?!只不过师兄你虽然是个厨师,但不是不太喜欢做饭么?”

石见翻了个白眼,“说你傻还就是傻,怎么,不喜欢就不能做了?甭说废话了,我跟你一块儿去。”

“哦……”木章反应了一会儿,突然大叫到“师兄给我做饭了!!我一路上都能和师兄一起了?!!”
“…………”石见已经不想搭理这个傻师弟了。自己一人收拾东西去了。

木章一路上都在笑着,从一开始淡淡的微笑,到最后已经傻笑了。石见实在看不下去了。“我说你啊,你这样还算他们口中的杀手么?你看看你现在,骑马都不安分。”
“怪我咯?师兄很久没有跟我一起做任务了,我开心不行嘛~”木章露出了无辜的表情。
“……啧”石见最受不了他露出这种表情了,心瞬间软了。伸手去揉了揉木章的头。

在石见眼里,木章有时候特别像狗,尤其实在揉头的时候。温顺可爱,手感还好。“不过有时候真的像吃人的小狼崽。”石见心想。

“啊,师兄前面就到了。”
“嗯?这么荒无人烟的地方?”
“对啊,这次的任务,目标好像挺厉害的,就喜欢一个人待着。只可惜他遇到了我。”

石见看着木章骄傲又渴望的神色,仿佛下一秒就能看到身后的狼尾巴。“…………我也可以帮你,你小心点。”
“当然~放心吧师兄!”

意料之内,木章杀了他。手起刀落,快到仿佛都没有做出动作。此时的他,像极了一个杀人机器。不过下一刻,“师兄~~我做完啦~”木章像是个孩子,扑倒了石见怀里。明明比自家师兄高出来那么多,他还是能缩进怀里,这个能力石见都惊讶的不行。

“叶樟,那些说你无情的,帅气的,天天想你的小女生看到岂不是要气死。”
“反正我不要他们~气死就气死吧”
“……手上有血,赶紧洗了去,脏死了。”

“哦……”木章跳了下去,乖乖去洗手。
石见想,我记得好像有个带耳朵和尾巴的衣服,真想让师弟穿上,绝对合适。

两人都想不到任务会完成的如此顺利。回去的路上顺便去了趟金陵,大肆采购日常用品。“和师兄一起出来,好像老夫老妻啊”

“还老夫老妻,老夫老夫吧?”

“对了师弟,我看上一件衣服,给你买了”
“嗯?!师兄什么衣服?!”
“你回去就知道了,乖”
“好~~”
不骗人,石见绝对看到了木章身后的尾巴,摇的正欢。

回到家,木章迫不及待的换上了师兄给他买的衣服。不过拿出来的那一刻,木章心里千万个疑问。“师兄原来喜欢这种的?这尾巴怎么带啊?这是狐狸?啊,蓝色的还挺好看。等下还有耳坠??”

“………师兄”换好衣服的木章扭扭捏捏的走了出来,“我……好了”
“噗”看着木章羞涩的样子,石见忍不住笑了出来。明明是个精明的小狼崽,怎么突然变成家犬了。

“哎呀,师弟真是可爱的很”
石见摸了摸衣服上毛茸茸的耳朵。明明应该没有感觉的,不知道为什么木章觉得自己头上痒痒的。“还有这尾巴,哈哈哈哈哈师弟你真的可以摇尾巴了~”
“师兄!我…我本来也不会摇尾巴!”

石见扯住了木章的衣领,把他扯进了怀里,轻轻吻了吻小耳朵,手还不安分的揉身后的尾巴。这衣服怕是被上了术,木章竟觉得浑身酥软。

石见看了心里发笑,忍不住想调戏一下木章,他家小师弟真是太可爱啦

“师弟,来给师兄汪一声~”
“唔…汪!”

【双暗】我是被师兄捡回来的4

#小学生文笔
#轻喷

木章现在心情很不稳定。顾师兄能感受的到木章身上若有若无的杀气。他的师弟自从那次护镖回来后,性情大变。也不知是生死蛊的原因,还是石见的香囊的原因。“一年了啊”顾师兄想,“石见,我们帮你保守了一年秘密,他也该知道了。”

但是,现在明显不是让木章出去找方法的时候。万圣阁那帮人又来偷偷摸摸的进行暗杀,武当的那帮竟也来搞乱,非说什么要现在定亲,朝廷上又增加了新的一批香料的订单。此时的暗香可谓是忙的一塌糊涂。谁还有精力去看着这时刻都有可能会爆发的师弟呢?没人

顾师兄无可奈何,悄悄的绕到了木章身后,木章竟也没有察觉,看来他真的已经快控制不住了。一个手刀下去,顾师兄狠狠的劈在了木章的后颈。木章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顾师兄叫住了一个香榭弟子说到:“把他送回去。今天,先别让他醒来。忙的不可开交了这小子还来捣乱。哎……”

“谁不想让他活过来啊,我的傻师弟。”顾师兄这句话声音小的并没有让那个弟子听到,“没事了你快去吧。赶紧回来还有一堆事要做呢。”
“是,师兄。”

木章醒来了以后,已经是第三天了。 他不知道为什么前一秒还在香榭,下一秒他已经躺在自己的床铺上醒了过来。他也不知道自己是被顾师兄打晕了,也不知道自己还被迷魂香熏了一整天。

他现在觉得自己浑身乏力。屋子里还有淡淡的定神香的味道。他只好猜测自己是不是一瞬间知道所有的事情以后怒火攻心,导致自己不能承受所以在香榭晕了过去。

“石见……师兄……”木章慢慢在脑海中搜寻这和师兄在一起的一点一滴,那些痛苦的,美好的,心酸的回忆,让他再一次承受不住。石见对于他来说,不只是师兄,那是他走投无路时遇见的一道光,是他的导师,是他当时活下去的动力,是他的伴侣。

“师兄……………我想你………”

屋子里的抽泣声逐渐变大。慢慢的,撕心裂肺。

“石见,”顾师兄摸着石见的墓碑,“木章想起来了,他应该很快就会来的。他想去复活你,我知道,这跟你当初带回来的生死蛊一样,不可强求。希望你在上面,能帮助一下他吧。也算是,为了自己”

归去兮里,顾师兄听到了一阵步伐紊乱的脚步声。顾师兄心里一惊,真是,说曹操曹操到啊。

他听着逐渐增强的脚步声。“木章……”
“师兄,不必说了。我想和石见一起待一会儿,可以么?”
顾师兄回头看了看眼睛已经红肿的木章,不忍多言,一个人离开了。

“石见,你知道吧,我有一年没有见到你,我也不知道有你的存在。”

“我的自由,不想没有你的陪伴”

“接下来,等着我师兄,我要把你带回来”

“从此,别想在离开我。”

木章混沌的眼神中,透出了一种近乎于疯狂的神色。

他想把师兄捆在屋子里,让他永远不会离开自己。他想师兄只能让他一个人看见,别的人看见了,格杀勿论。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顾师兄便来看看他那个几乎快无法控制自己的小师弟。可是,让他意想不到的是,木章的房间里,他所有的东西都不见了。

“…………还真是,一对儿又傻又任性的人啊”

【双暗】我是被师兄捡回来的(3)

#别吐槽名字,青砚,叶樟你们左右结构分开看看。
#求轻喷
#文风不一样是因为两个人分开写的

木章看着院子里的兰花,觉得自己一定要想起来过去的事情,就算是糟糕透顶的过去,也要想起来
因为,他觉得,只有一个人有了过去,有了回忆才能算是一个完整的人
木章悄悄问了关先生,可是关先生一直沉默不言,这样阴沉的她,是木章自入门以来都没有见过的
就算关先生不说,我也有能力去找出来,木章心想
木章最近很忙,除了完成帮派和门派里的任务,还去江湖上各个地方打听,有用的没用的线索都会记下来以便不时之需
但是他突然发现,身边的香囊感觉不像是从前自己的香囊,虽然说不出为什么会这么想。不过,这就和他心里,一直有一个空落落的地方一样。说不出道不明
觉得不对,他便去香榭一探究竟。木章已经很久没回来了。当初为了寻找线索的时候也没回来过这里。“我这样,已经不算一个合格的香榭弟子了吧”木章想。即便这样,他依旧去了香榭
但是,当他到达香榭的时候,眼前的景色却和记忆中的不一样了。虽然还是有人在工作,在运转着香囊的制作,但是,却多出了很多兰花。满院的兰花,印象中的香榭,并没有这么多兰花啊?
木章心里突然一紧,突然有一种不妙的感觉,他加紧了走进香榭的步伐。他却发现,周围的人都有意无意的躲着他,暗地里对他指指点点。
内心里本来就不安的木章现在完全慌了,他突然觉得像是被世界抛弃。他甚至怀疑起自己到底是不是个暗香弟子。记忆混乱,师兄师姐不理他,最近的任务又越来越多,他开始爆发了。他冲向一个师姐吼到,“为什么?梦璃师姐看看我!怎么了你们为什么都这么躲着我?!”
“师姐?你说话啊……!顾师兄?师兄你是现在的香榭主人吧!香榭到底怎么了!”
“嘶——”木章突然闻到了一丝熟悉的味道,这和他身上的香囊味道很像,不过却加上了一些别的东西。木章作为一名香榭弟子,虽说对香囊很是了解,不过这一时半会儿,也无法分辨这究竟是什么香。木章的香囊很特殊,他不像别的暗香弟子,顾师兄说,这是给木章特殊的奖励。这特殊的香,木章猜不出来里面有什么成分,不过师兄说是好的,那他就乐意继续带着。
不过现在,这味道让他倒吸了一口凉气,不知为何,这味道像一把刀子一样,划着木章的心,心仿佛要炸开一般的疼,连带着头也疼的让他这个经历过多少磨难的人险些倒下。
虽然身上疼的厉害,表面上却让人看不出来。他不想让师兄师姐们担心。可是,师兄毕竟还是他的师兄,木章这一系列反应,顾师兄看在眼里也疼在心里。他想起了石见转交职位是跟他说的话:一旦木章找到这里,就用我第二个香囊吧。我,不想让他为了我,放弃自己的自由。
顾师兄无言,他不知道这么做会不会对木章有危险。石见第二个香囊的效果,会怎么样只有他自己知道。顾师兄也算是看着木章长大的,他这么做下去,木章会不会变了一个人,他也说不准。
但是,不能就这么让木章继续下去,即使他不在我这里找到真相,我相信他也一定会从众多线索中找出那事情的源头。
一番思索过后,顾师兄还是违背了石见的命令。他下不了手,他对木章的关爱不比石见低到哪去,所以即便是石见师兄,即便是香榭的前主人下的命令,他也要违背。
顾师兄拍了拍木章,对他轻声说到“木章,来,我带你去个地方。”说着,便搂了搂木章,将他带进了里屋。
他从一个樟木箱子里,翻出了一对被布裹着的手镯。樟木淡淡刺鼻的味道刺激着木章的头,它像是一道绳索,将木章与真相,慢慢连了起来。
顾师兄手中的翠玉在烛光下晶莹透亮。木章不知道,为什么暗香这么暗的地方,手镯还能发出这么耀眼的光芒。
木章看着这对手镯,问道:“师兄…这是?”
“我不知道你还记得多少,不过,这是你的一位很重要的人的东西。”
“很重要的人?”
顾师兄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木章,你带过来的香囊让我看看。”
“哦,好。”
“你看,这里有一个记号,上面记着是谁制作了这个香囊,这样,即使是香囊出错,我们也能追到其制作者。”师兄指了指香囊上带有一个“青”字的地方“这个青,就是当初香榭的前主人的记号。你知道,他是谁么?”
“香榭的前主人?这……在我来暗香之前的人,我怎么会知道呢?师兄你别逗我了,我印象中的香榭主人只有你啊。”
“哦,是么,那你还记得你说的话么?”
“啊?师兄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师兄你别云里雾里的了好不好”
顾师兄并没有理睬木章的问题,自顾自的说“你之前说,‘师兄,你现在,是香榭的主人吧’。”
木章心里一惊。他竟然在无意识的情况下,说出了自己记忆中,并不可能出现的一句话。师兄,一直都是香榭的主人啊。
“师兄你…”
“石见,香榭的前主人是,石见师兄。”顾师兄打断了木章,仿佛自言自语一样,轻轻的,从嘴里说出这句话。
“石见?……呃!”顾师兄的话突然像一个锤子一样,突然的,敲开了木章的心。
他想起来了,那个带他回暗香的师兄,那个带他一起打本,一起升级,一起看风景的师兄,那个在他以为找到真爱之人却被负了还依旧陪在他身边的师兄
其实。只要一个名字,只要,是他的名字,他就能想起来。为什么,为什么我会拖这么久?
木章突然瘫倒在地,让顾师兄着实一惊,连忙将他扶起。让弟子搬了个座椅过来。
劝说到,“师弟,我知道你是一定要找到真相的。我也不会拦着你,但是师弟,石见师兄,已经死了。”“那……那他为什么…还要用香囊扰乱我的记忆……自己死了不高兴,还要让我陪他一起痛苦么…………为什么………明明是他刺中了我……………为什么我没有死?”
顾师兄看着木章,他的眼神已经开始涣散了。他急忙叫人带来一些凝神的香点上。
“师兄………他说过要和我一起闯荡江湖……说过要和我一起生活下去…………为什么……为什么啊…!!!!!”
“那句:从今以后,许你自由……他就是这么给我自由的么……”
“师弟……你”
“顾师兄。”
“嗯?我在。”
顾师兄看着木章,他嘴唇动了动,但是却听不到声音,不由自主的,顾师兄也压低了声音“师弟…你说什么?”
木章慢慢地抬起了头“师兄,我,想让石见活过来。”他淡淡的说着,涣散的眼神中,仿佛看不见底。这,不是顾师兄认识的木章
顾师兄心里一沉,复活死人?这简直是愚蠢至极。即使是有这种法术,也一定是需要极高的觉悟和许多代价。虽然他出去闯荡没有师弟走的广,却也听过南国蛊术,有很多都是可以逆自然之道理。不过,这种东西是否存在,都说不准,更何况真的拿到呢。

【双暗】我是被师兄捡回来的(2)

#过度篇,别问我为什么这么短
#这个系列是两个人分着写的所以文风可能不一样
#求轻喷

最后木章被香囊搅混了记忆,再也不记得之前的事,只道自己是暗香香榭的弟子
不过呢,他在自己的院子里种了株兰花
木章也说不上来为什么,他总是觉得,每次看到这兰花,就好像看到了一位故人

【双暗】我是被师兄捡回来的(1)

#草稿大纲流注意
#这个系列是两个人分开写的所以之后的文风可能不一样
#秀死你们呵呵呵呵
#请轻喷,玻璃心QWQ

石见有一天遇到了一只叫木章的小师弟
小师弟似乎被人欺负了,衣服都破了,多可怜啊
一向喜欢小动物的石见就把小师弟捡了回去
然后石见就带着这个小师弟一起升级,一起打怪,一起做任务
带着小师弟去华山看雪,去芳菲林看桃花,到金陵给师姐们买果子
慢慢的,两个人都长大了,石见没怎么变,木章变大了
比石见高,比石见强了
石见想:只能到此为止了吧
然后他就看着小师弟出去闯荡江湖,看他交到朋友,看他遇到命中之人
自己留在门派里,没事做做任务,读读小师弟写的信,日子倒也清闲
有一天,小师弟回来了,是哭着回来的
木章说,那个人负了他
石见想,果然师弟还是要养在自己身边好
有一天夜里他给小师弟掖好被角后,冒着夜雨出了门
第二天早上,木章看到桌子上放着自己爱吃的糕点
而石见坐在旁边的凳子上,好像在包扎着什么
木章:师兄……做任务失败了吗
石见:恩……
等到木章长得很大后,他才知道石见并不是刺杀失败了
石见去杀了那个人
但是没有掌门的命令,私自杀人是不允许的
为此,掌门断了石见的中指
不过这些都是后话了
日子一天天过去,师弟也走出来了,石见一边陪着师弟,一边暗地里完成掌门的任务
掌门给过石见承诺
如果石见能完成他所给的全部任务,那么从此以后就许他自由,再也不用做刀口舔血的事
当然,也包括他的小师弟
不管小师弟多大了,石见仍然记得当初他破破烂烂躺在地上的样子
就算现在比他厉害多了,也还是不放心呢
好在掌门给的任务石见也能勉强应付,每次都能死里逃生
刺杀名单上的人越来越少,石见便有空跟着师弟闯荡江湖
他跟着师弟进了一个帮派
日子平平淡淡,无悲无喜,小师弟也过的不错
直到有一天,他接到了掌门的新任务
是他们帮的长老
石见这才知道,这个帮派所属的暗地势力,是万圣阁
万圣阁和暗香的恩怨,哪里是一天两天能算清的?
掌门说:三个,你只需要帮我杀三个人,然后便许你自由
石见开始拼命提升自己的修为
有一天,帮派的长老被确认身死
木章:师兄,最近很不太平呢……你要不不接任务了?
石见揉揉了木章的头,小师弟现在比他要高出许多呢,揉头都困难了很多
然后日子还是照旧,掌门点名的第二个人是帮里的一个医生
石见曾经在帮战的时候受过她的恩惠
石见放弃了任务,打算回暗香复命
他虽然是杀手,但是终究不能同掌门那样无情
临走前,木章来找他
木章告诉石见,他最近接了一个帮主下发的很隐秘的任务
木章好像很开心,他现在也算能挑起大梁了,不再是师兄眼里的小鬼了吧
石见看到师弟沾沾自喜的样子,觉得好笑,果然自家师弟很可爱
听到师兄过一阵子要回暗香,木章沉默了一会,对石见说:那师兄走之前多陪陪我吧
木章向帮主请了假,带着石见去华山看雪,去江南听雨,去金陵买果子
有次他们沽了壶酒,沿着江南小道漫步
路经芳菲林,分明快要到夏天了,桃花还是仰着脸,笑春风
石见拗不过木章,随他进了芳菲林
林子深处韶华正好,桃花开得如火如荼
木章凑到石见耳边
他心慕师兄已久
“不知师兄,意下如何?”
石见给过木章很多东西,就是不知道有一天,会把自己给出去
木章跟他回了暗香
回到暗香的当夜
石见带着一身烟雨回到了房间
他刚刚去见了掌门,意外的是,掌门并没有惩罚他
不过……
木章察觉到了师兄的不对劲,石见微笑着回应
“无事,只是掌门看我回来,问了我些外面的事而已”
木章点燃红烛
木章看着烛下的石见,心思微动
正要说点什么,就见石见开口:有酒吗
没等木章回应,石见便自顾自的出了房门
不多时便回来了,手里捧着一坛酒
“我很多年前埋在树下的,应该不错”
他倒了一杯酒,自己先喝了一半,将另一半递给木章
他从没有像今天这般温柔
脸上笑意清浅,眼帘微垂,掩去了阴霾
石见看着木章喝下了酒,用手抚上他的面颊
为了这次任务,他押出了他的眼睛
掌门得知他不愿杀那个医生后,对他说
“你不愿杀她,可以,但是你要为我做另一件事”
“请先生吩咐”
“不急,让我看看你的忠诚”
掌门瞎了石见的右眼
石见看到密函后,才明白掌门为何要拿他的右眼做抵押
石见不杀医生,就要去做另一件事,他要破坏掉木章的任务
“掌门……”
“不要问了,不留活口”
“掌门之命,弟子必倾力以赴”
他的忠诚,让他没法违背掌门的意愿
木章的押送任务,石见也去了

出严州城的当晚
火烧八百里,无一幸免
石见去找木章
他看着木章在烈火和浓烟中忙得手忙脚乱
突然觉得有点好笑,小师弟还是没长大
不然就不会把他这样的人留在身边了
他轻轻地,慢慢地走过去,靠近木章
然后,将弯刀刺入对面人的腹部
木章难以置信地看着石见
石见凑到他耳边,轻声说
“从今以后,许你自由”
看着倒在怀里的木章,石见笑了
掌门说的,他完成了
万圣阁跟暗香的恩怨,他不想管
掌门的任务,他也完成了
而他的小师弟,不能有事
几乎是在木章失去气息的一瞬,石见嘴角溢出鲜血,倒了下去
那晚的酒里,有石见给木章的蛊
他曾经去南疆执行过任务,带回来了一种蛊
这种蛊,生死相牵
服下它,生者死,死者生
石见终究,将他的命给了木章